2020代怀孕价格表

2020-11-28 07:43:31 来源:合肥晚报
台湾嘉南药理大学副教授兼董事会秘书余元杰表示,2016大选的胜负,一般看法差异不大,但“立法院”结构变化依然混沌,民进党未必就能过半。(中评社 赵家麟摄)   中评社台南12月4日电台湾嘉南药理大学副教授兼董事会秘书余元杰3日接受中评社访问表示,2016大选的胜负,一般看法差异不大,但“立法院”结构变化依然混沌,民进党未必就能过半。选后的国民党主席改选,能否重新凝聚党内共识,将是国民党是否裂解的关键。至于大选,国民党结构逐步崩解,持悲观态度的人甚至预言,国民党2016若选败,至少10年看不到未来。  余元杰,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学士、东海大学公共行政研究所硕士、台湾师范大学三民主义研究所博士。  余元杰表示,后马时代,马英九虽仍拥有权力,但掌控能力已经式微,距离大选仅剩40几天,国民党要想翻转选情,已相当困难,外界反而在观察,选后的国民党是否会分裂。  他认为,属性泛蓝的民国党成立,已经是国民党裂解的前奏。国民党如果在明年1月16日败选,党主席朱立伦势必要下台,国民党主席的改选,将是国民党是否分裂的关键。如果选得好、重新凝聚党内共识,就不会分裂,选不好、没有共识,国民党必然分裂。  他指出,泛蓝阵营党中,新党、亲民党都已经吃下一部分的深蓝,但还有一部深蓝仍待在国民党内。这些党内深蓝是否出马,将是选后未来国民党分裂与否的指标群。  其实,选前,泛蓝的分裂,虽有民国党成立当前奏曲,泛绿也有类似的现象,泛绿分出的指标性第三势“时代力量”就是。蓝、绿大板块不动的情况下,各自既有的与新出现的小党都推出的候选人,虽然当选机率不高,但主要目的都是冲着政党票而来。  小党冲政党票超过5%,至少有三大利基:一、可以有不分区“立委”;二、可获政党经费补助;三、将来可以提名“总统”候选。特别是第三项,可以拥有的政治筹码就大大的增加了。  新兴小党是去年九合一选举后的产物,主要票源锁定左派、右派的极端支持者与最易受影响的首投族。这次选举,将是小党冲政党票的实验战役,结果如果还很难说,此时即使作民调也不准,因为差距可能都在5%的误差范围内。  余元杰说,综观“立法委员”选举,明年2月1日起,民进党成为“立法院”最大党应该不成问题,但目前情势混沌,是否会过半数,恐怕还在未定之天。民进党大选的选情稳定,现在主要诉求就放在拚“国会”过半,但是,除了先前说的小党冲政党票的变数外,国民党最后的拚搏,也是想让绿营实质不过半,以保有最后的制衡空间。 国民党想要阻挡绿实质不过半,并非易事:一来,朱立伦本来是国民党的共主,但近一年来的各种表现,不管个中原因如何,原有的光环已被大大耗损;二来,区域“立委”选举幅员大,朱立伦也很难复制柯文哲的选举效应;第三,从南台湾提名人选的弱势结构;第四则是组织系统已陆续翻转绿化。